飞花尽

这年头,老想着掏心掏肺的!

倾听中年老男人的发泄!!!

踏入三伏天,愿乞一季夏

飽食桃花便永年!

雨在下,稀里哗啦的冲走了多少看不见的尘埃,也冲走了毫不起眼的我?

空白

我身处的地方好像不能满足我的想法,希藉着寻匿一个能够放空思绪的空间,短时间内把它封存起来。既然没有能力把它原本的面目展现在公众面前,宁愿时刻承受着针尖地刺痛,警醒着随时有可能被埋没的张狂。正是二十几的年纪,又怎么可能忽视这份不安分的悸动。每每提及到生活,就好象有着一张巨大的帷幕,束缚着每一缕向外延伸的光,动弹不了。

总是出现有口不能言的状况,明明摆在眼前的场景与憧憬的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却只能咽下不能倒腾出来的苦水。做出选择的一瞬间,就失去了谈判的可能性,被动地承受一切不可言状的苦果。在自救与被救之间徘徊,没有谁能帮得了谁,毕竟都不是超然洒脱的不屑一顾,一团乱麻线彼此纠缠、理不清。


挣扎

每日每夜里,总是在为接下来打算的个体,随时飘荡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里。想像着与魔鬼交易,幻想着虚假世界能够提供交换条件,奢望着微薄的所谓的物质生活。沿袭着既定的搬运轨道,一丝不苟地重复繁重的劳务。

处处都藏着不可与人述说的秘密,毕竟谁也不能窥探到属于当事人的最深处。出现在身边各式各样的奇奇怪怪面孔,谁又能知道掩藏下的面容是什么模样。是忠是奸,徘徊在模糊的危险边缘,沉重与约束的法则线被牢牢得捆绑一起。倾斜的砝码最能够明白,狠狠地触底时所引起的反弹,将在一瞬间震撼着孤立群体。不明白的是在抉择时对与错的对立面该属于谁。


随笔

看了《猎场》第一二集之后,随后来的预告让我了解到一段剪不断的情愫,它整整纠结了8年。每一次的重逢都是一场无法言语的沉重撞击,每次希望过后带来了离别时时刻刻地提醒着两人那看不到的未来。

在一幕幕的重逢场景下,鼓起的勇气让他们不顾一切的压上身上最后一丝的理性,甘之如饴的扑向不明前路的未来,憧憬着一套房子里属于彼此间的欢乐。每一场情感戏下的压抑带来的都是下一次支离玻碎的分离,不经意间的再次相逢或许现实中让我们觉得不可思议却又是被表现得理所当然。...


续集

回顾这四年以来,发现时间似乎像被紧了的发条一样突然间流淌消失在过去的日子里。留下过印记的身影还盘旋在印象里,越来越深刻清晰了。

这段时间里,出现的第一个是做了一年时间的广告系舍友,还记得刚见面时两人之间打招呼的模样是生疏与腼腆,但却逐渐发掘了他话痨的本性每每总是冒出些很难辩驳的理由,一如既往地相信真理不可驳斥。接着就是习惯性做事犹犹豫豫,下不了决心的同系同学,也许是彼此都深藏有“逗比”属性开始结交论友,揭开了更多欢乐的瞬间。然后是大部分时间里总露出着深沉表情的新闻系同窗,偶尔时候扯着大伙回忆初中时届那段一个星期内只吃了两碗泡面的铁人岁月。断断续续的时间里在操场上比划着不熟练的篮球技巧,习惯着...

《变脸》

     《变脸》中双雄从第一次开始的对峙就在引爆着周围凝固的氛围,接踵而来的几次碰撞都在加深彼此间留下的彷徨与绝望,升华着剧情里激荡起来的高潮。由一面镜子带来的安静,在硝烟中浓厚的血腥气息让正确与否的抉择更显得艰难,配合着慢镜头下的沉重,随之而来的是观众对思考的忧虑。变脸过后的西恩面对模糊的儿子面庞在烟雾弥漫中做出的决定为此赢得了后面教堂里求生的机会,没有掺杂顾虑的人生总是能在事情发生的一瞬间里抓住可能,在浓墨重彩下塑造的白鸽教堂耶稣像形象深入人心。死亡临近的最后关头里毁掉面孔是对什么做出了终结的选择。


下一页
©飞花尽 | Powered by LOFTER